疏影留痕——刘云波博客小品欣赏

时间:2019-10-23 08:00:01 来源:医疗网 当前位置:我以为终有一天 > 文学 > 手机阅读


疏影留痕

——刘云波博客小品欣赏


? 三十多年前,公安系统中喜欢文学的朋友有刘云波和冯伟林,他俩是同乡、同学、同行,一对油盐坛子。那时,我们正年轻,经常玩在一起,对株洲的每一处街道,湘江的每一段河堤,都有难以忘怀的回忆,每一座屋檐,每一片树荫,都收藏有我们曾被其庇护的种种温馨,就连那一声声悠扬的叫卖,也如《心经》般永远镌刻在我们的记忆深处,沉淀为美好的佛音。云波的文章清隽沉静,有温柔敦厚之味;伟林的散文空灵、澄净,多有识见。他的文字可以滋养心灵。可惜,他不该从政。一般来说,穷人家出身的人从政容易栽在亲情的囹圄中。伟林也未能跳出这个坎坎。


?言归正传。昨天一大早,云波给我发来微信,说今年逢甲子,他选了近年所作博客小品、新旧诗词,想请我撰文,说做一微展,好玩而已,云云。其实,他这种见氛围,见个性,细节尤生动传神(聂鑫森)”思接千载,视通万里,无拘无束写博客小品的意趣,我早就领略了,但一直没有由头。这次看了他的博客小品、新旧诗词,我以为,云波近几年的文章如古人说的“诗要孤,画要静,文要小溪流水,有净静味道。如《再见,2018》,他写道:“人生几十年,历经一些人和事,也见过繁华与沧桑,我想不论成败得失,甜酸苦辣,多少往事都已成为过去。重拾旧好,我又开始写写短制小文,唱唱歌曲,听听音乐,与志同道合者喝点小酒,每年往返沪上与亲人团聚,含饴弄孙……这些虽说算不上追求新的人生境界,但人是快乐的,灵魂是健康的。虽然面对病中年迈的母亲,也有许多烦恼与困顿,但快乐仍然是生活中的主旋律”。这些句子平淡无奇,然写的是许多人期望超越的境界,识得人生的韵味,比牵黄臂苍,驰猎于声利之场者,较之衮衮马头尘,匆匆驹隙影耳,乌知此句之妙哉!


?再看《游黄姚古镇》,刘云波让读者感到时间流淌也慢了下来。他说,“黄姚没有西塘的精致,也不如丽江繁华,更不似凤凰的文学底蕴,她仿若养在深闺的村姑,质朴中,透露着天然去雕饰的美丽和香气……这样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让我们的心灵得到释放,那些平日生活中的少许郁闷和烦恼,被这宁静的古镇风光和旅途快乐通通扫去。”是的,读这段文字,如置于荒天迥地,在无争、无斗、淡泊、自然、平和的心境中,似儒家所说的上下与天地同体,像道家所说的浑然与造化为一,可谓“盘山石壁云难度,古木苍藤不计年(明·蔡羽)。”


?云波写的诗说不上好,但他有写诗的激情,最近又迷上了旧体诗,常有新作发给我,其中一首有点意境:“逍遥天地一闲身,浪迹江潮六十春。惟有水皮窗下月,曾照古今静寂人。”看样子,他追求静寂,喜欢孤寂,因为在静寂中才有“天地日月长”“高蹈乎八荒之表”。静寂不仅和外在世界的闹剧形成对比,静寂中也可对世间事泊然无着染,持灵魂的本真,得心中的平和。


?“意贵乎远,不静不远也。境贵乎深,不曲不深也。”我以为,我们这一拨五零六零后,今后也可以在“静净”二字上着意,心灵无迁无住,不沾不滞,不将不迎,世间万物,都在静净中归于无。倘若如此,桃花源中,我们也可以邀三五知己,或啜茗,或品酒,与陶公议秦汉,论魏晋了。

?

戊戌小雪 莫鹤群于三江抱云楼灯下

?


《亲情散文选》序

□聂鑫森


?我与云波小友交往,已经好多年了。称他为小友,是因为我早已退休闲居,而他正当盛年仍供职于公安战线,为万家安乐劳神费力。但于写作一途,他却是资深的老作家了,至今犹笔耕不辍,令人击节赞赏。


? 云波工作很忙,下班后便以电脑为纸笔,写他的博客文章。夜深人静,一灯一荧屏,灵感纷生,思绪如涌,写出他心中的小令短制。因为他的文章都很精短,千字上下,或写人,或叙事,或记山水田园风光,或评论时政,或谈读书、看画、观影之心得体会……琳琅满目,流光溢彩,赢得了许多点赞。我称他的这类文章,为博客小品文。


? 在中国,小品文的传统年深月久,尤以明、清为盛。着名学者张中行在为“现代学人小品文丛”的序中,说:“公安、竟陵前后七子的复古,主张以自己的文笔直抒胸臆,并且身体力行。这样写成的文章,与韩、柳的《原道》《封建论》之类相比,题材由庙堂迁到村野,写法行云流水,无拘无束,甚或杂以嘻笑怒骂,当然会为正襟危坐的道学之士所非笑。……这样的小品,特点是多写自己的情意,少谈圣道一类的大道理;一般篇幅短小,组织随意;语言也尽量从心所欲,不用唐宋八家的。”现当代作家和学者中,喜操小品文样式的极多,如鲁迅、林语堂、周作人、俞平伯、梁实秋、林纾、徐一士、张中行……该是此中翘楚。


? 张中行谈到小品文的写作,“作者信笔所之,随手札记其一孔之见,一得之功,不求系统,不求完整,不求全面,不拘形式。作者无拘无束地写,海阔天空,天上人间,人文自然,古今中外,思接千载,视通万里。读者无拘无束地读,轻松愉悦,若行山阴道上,美不胜收,乐而忘倦。”

?

? 云波的博客小品文,应是这种行状。写人的如《贺安成在空灵岸写生》《爱姨》《画里画外言应强》《我的同事慧兰》《儿子择业记》《父亲》《我的母亲》等篇,见氛围,见个性,细节尤生动传神。谈艺的如《周伟钊的人物画》《杰出画家汤清海》《工艺美术师邓景渊》诸篇,谈人说艺,公允、中肯、皆内行语。还有多篇游记小品,既为山形水态绘影涂形,又凸现这一“时空”中作者的情思、意趣……云波可以随手撷取写作的素材,也可以自由自在地写也文章,不装模作样,不故弄玄虚,自然、淡雅、真诚而有巧思,这是很不容易的。


?云波生活经历丰富,爱读书、喜交结各方朋侣。我相信他会把博客小品文,写得更加引人注目,赢得更多的读者。


?是为序。

甲午秋于株洲无暇居


(聂鑫森: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湖南省作家协会名誉主席、湖南省文史研究馆馆员,着名作家,九畹书院院长)

?

?

刘云波,男,笔名水皮,株洲市公安局警察,大专文化,1980年代以来,在国内报刊发表通讯、散文、诗歌20万字,曾获《羊城晚报》征文二等奖。





我的父亲



? ? 临近春节了!我想起已过世11年的父亲,滚滚红尘不因岁月而涅灭,如烟往事清澈而透明。


? ? 父亲与株洲公安密不可分,70多年前,他从乡下老家来到株洲,解放前夕参加党组织的地下情报工作,建国后任市政府工商科、劳动科科员,25岁即任升格后的市局党组成员、秘书科长,28岁担任第二副局长,后任副书记、副局长,党(组)委书记兼局长,市武警支队党委书记兼政委。


? ?父亲是湘潭人,一口土话,80年代之前干部不发制服,他个子不高,穿的是自己扯的去裁缝店做的布衣服,常年是晴天一双布鞋,雨天一双瓦口套鞋。小时候,我很羡慕周围邻居别人家的父亲,那些南下干部们的一口官话(普通话),他们有模有样的衣着打扮。而自己的父亲,看起来更像一个地道的农民工。


? ? 父亲是市公安局的主要领导,但与之来往最密切的往往不是各级领导,那些年,来家做客最多的是居委会主任、基层治保专干,当年的居委会主任不算干部,都是一些婆婆妈妈,上世纪70年代,我记得的像操坪居委会的薛主任,提升街居委会的赵主任,还有田心的唐主任等都是家里的常客,父亲对这些人格外亲热、尊重,他的底层人缘特别地好。


? ? 他对基层干警包括职工都一视同仁。当年局里食堂有一位年纪大的彭姓女士,父亲去食堂打饭,每次碰到都亲切地喊她一声:“彭大姐!” 进出卫门,他都会跟传达室的工作人员打招呼,干警办案来批材料,无论多晚,他爬起来及时审批,从无怨言。


? ? ?公安局父母去世子女顶职是他开创的,那时只有工厂工人才能这么做。我记得上世纪70年代未,80年代初,先后有两位易姓干部英年早逝,两个人的子女,一个14岁,另一个15岁,这个年纪顶职在工厂都是困难的,他顶住压力利用自己的关系,帮助他们顺利入职。他调人大工作后,局里有些干警家属还为子女顶职的事找过他。


? ? 过年的除夕,他把院里值班民警叫到家里来吃团圆饭,快到饭点了见人未到,他催促我:“你去刑侦队办公室喊一下XXX来吃饭!”


? ? 他下基层,无论是边远派出所或厂矿保卫科,大多数情况下都是骑单车,带一个随员,那时候局里已配了上海牌轿车和北京、罗马吉普,在我看来他的这些举止有些不正常。


? ? 他对基层工作尤为重视,有关派出所户籍民警的工作调动,都必须报经他的同意,以确保工作的连续性和稳定性。


? ? 对基层民警尤为关心,他跟政治处负责人说,每个民警住院的情况都要告他知晓,便于探望与慰问。


? ? 那些年,市里发生的大的抢险救灾,他都身临一线,既当指挥员,又当战斗员,70年代末田心机车厂储油罐发生重大火灾,他靠前指挥冲在打火的最前沿,为此还负了伤。
除夕刚过,大年初一,他和党委一班人先到院子里挨家挨户拜年,然后从最边远的基层所队,武警中队拜年并赠送电视机等慰问品。


? ? 他为人正直、清廉,他调离公安局后有一次住院,很多基层队、所民警,厂矿保卫干部,武警支队的干部战士去探望他。收审站的一位老民警提了一蛇皮袋苹果对他说:“刘局长,你在位时虽然严厉批评过我,那是真正关心我。我从不敢给你送东西,这次我也是麻起胆子来的……。” 他住院半个月,人们送的罐头堆了半病房,他留下两瓶喜欢吃的桔子罐头,其余叫市民政局的老伙计拿到收容所和孤儿院去了。


? ? 父亲调市里工作,组织上几次给他分配大房子,包括市委常委楼,他都婉言谢绝了,一辈子住在公安局院子里几十平方的小房子。他当官瘾不大,80年代中,市委调他去升格后的检察院当一把手他不去。在对组织为数不多的请求中就包括调市里工作,工资关系仍保留在局里。这里面有很多原因,最重要的原因他自己在日记中提到是舍不得公安局这“一亩三分地”,从感情上难以割舍工作了30多年的公安情结……。


? ??唉,往事如烟,往事并不如烟。

(原载《株洲日报》副刊)



《舅舅》



? ? 舅舅南人北相,今年米寿的他站在172公分的我跟前,居然还比我高出半个头。


? ?舅舅一生从事农村工作,解放初期至退休一直在株洲市郊区工作,先后担任过清水、荷花、建宁3个乡的公社书记,俗话说:乡村干部一靠腿,二靠嘴。家人眼中的舅舅沉默寡言,不善言谈,不知他是怎样去发动群众,开展轰轰烈烈的农村基层工作的。也许,大多数人都有两面性,可能他工作起来又是另一幅面孔。


? ?舅舅是我母亲几姊妹中唯一的男丁,听我母亲说,舅舅年轻时自由恋爱,找了一个姑娘,又白又俊,个头也高。不知是成份高,还是其他原因,我外公死活不同意,后来舅舅出走家中有大半年,外公给他许了一门亲事,就是我舅妈。开始时舅舅死活不从,最后还是拗不过外公,结了婚,先后生了4个孩子。


? ?舅舅出生在本市栗树街李家祠堂一个殷实家庭,是地地道道的城里人,可能是由于他的工作,加上长年累月奔走于乡村阡陌,晒得一脸发黑,家里人唤他为“乡里人”,久而久之“乡里人!” 成了他的代号,倒是他的真名李月乔,极少被人提起和记得。


? ?舅舅工作时我印象不深。小时候我住在舅舅家的时候,记得他只有周末才回家,平时吃住在公社,农忙的时节,有时一个月才回家一趟。


? ?前几年,我陪同事去清水塘湘天桥后一户人家找治痛风偏方,那个郎中70多岁了,是清水公社原住民,我问他认识我舅舅(李书记)啵,他连说:“认识,认识!经常下村下户,访贫问苦。” 说他是一个共产党的好干部,老实人,扎实人。听了他一席话,我听了很欣慰。


? ?舅舅有很多与他年龄差30、40岁的忘年交,那是他当郊区建委主任时的属下干部,那时他们都只有20出头,刚出大学校门,舅舅因人施材,让他们挑大梁,把重大项目交给他们设计,做他们的坚强后盾。后来郊区并入高新区,原郊区的城郊设计院为主组成株洲市规划设计院,那班青年才俊许多成为注册设计师和这方面专家、领导,舅舅退休后,他们感恩当年的提携,每年春节初六相约在舅舅家,把酒言欢,给舅舅带来了晚年快乐。


? ?舅舅身体一直不错。那年,我父亲生病,70多岁舅舅带着我堂市乡下找保姆,路过一条水路,两岸中间只搭了一块一尺宽的跳板,踩上去晃晃悠悠,舅舅脚下生风,几步就跨过去了,轮到我小心翼翼慢吞吞地走了“半天”。


? ?舅舅83岁那年清明,叫上我给外婆上坟,我外婆埋在早禾坪李家的祖山上,由于久没人去,杂树丛生,舅舅和表哥手持镰刀,右劈左砍,开出一条路。外婆坟在路尽头的一个坎下,足有一米多高,80多岁舅舅纵身一跃跳了下去,我瞅瞅脚下,最后还是叫表哥挖了一个踏脚的眼,分两步跳下去的……。虽然这几年舅舅身体大不如前,但活过九旬是不成问题的。


? ? 舅舅一生低调,以乡里人自居,从不炫耀自己,上世纪20年代,他的父亲是安源罢工总指挥李立三身边的人,也是李家故人,为掩护立三坐过牢,吃过苦。过去他从没提过,晚年述说家庭往事时,偶尔说起这挡事时也是轻描淡写。


? ?舅舅解放前读过中学,尤会“四六句”。小时候我住外婆家较淘,母亲怕我生病,晚春了还给穿很厚的衣服;6、7岁时那年冬天,我拿着纸折的船去附近水塘玩,跌在水里一身透湿……,舅舅为此编了顺口溜:“刘大宝,不得了,6月天气穿棉袄,12月天气洗冷水澡……。” 与表姊妹和街坊小孩吵架时,他们就对我念,气得我不行,长大后才知是舅舅的“杰作”。


? ?母亲姊妹中,她和舅舅感情深,平时,母亲总是嘱咐抠门的舅舅吃好一点,喝好一点,对自己好点,不要省钱,舅舅有什么不适,她总挂在心上,念念有词。母亲去年患脑梗住院,开销花费大,舅舅两次来探望都拿了1万块钱,过年还拿2千。素有巴尔扎克笔下《高老头》有一比一辈子抠门出名的舅舅,这样的举动,可以说一生绝不仅有,兄妹之情可鉴。


? ?舅舅对病中的母亲,没有动人的词藻,不像甜美的饮品,他的举动更像是一杯纯净平淡的白开水,虽然无色无味,却给我们生活中增添了坚定的信心。


? 岁月在不经意间从身边划过,在每一个匆忙的身影背后,舅舅那些年的关爱总在目光的尽头,家事、国事、天下事,驻足下来,回望过去的温情故事,总会有感动的心跳。


(原载《株洲日报》副刊)


依次为大姨、母亲、舅舅、姨父



我与伟林


? ? 伟林是我的同乡、同学、知心朋友,30多年来,我们之间的友情一直没有间断。是那种在心底里相互真诚祝福的朋友加兄弟。多年的感情,使我们之间早已形成一种亲人般的信任。一些不便对家人说的话,我们都会直抒其言,毫无遮掩。


? ? 他出事之初的那些日子,我百感交集,一直不愿相信他既成的事实,虽然他的妻子出事之后,十有八九这样结果会发生。想到他,我会情不自禁地想起我们一同走过的岁月;想到他的许多优点。他的才气逼人,他的谦卑善良,他的低调的处事风格,心里一阵唏嘘。


? ? 伟林是19岁入警队的,那年我21岁,新警培训我们分在一个中队一个班,3个月中我们同吃、同睡、朝夕相处,因为是同乡,更多了一层情谊;我们头碰头,谈文学、谈理想、谈未来,年轻的心,壮怀激烈。


? ? 我们先后一年结婚,两个人的妻子是初中的同学同座,那年我结婚,他作为我的伴郎,他的妻子则为我妻子的伴娘,在那个朝花夕拾的日子里,因为我们在一起的缘份而相恋成家。


? ? 我俩新干警培训班结束后,他在南区刑侦队,我在东区刑侦队,我们都是这个城市日报的通讯员。那些年,我们都与形形色色的违法犯罪分子与案件打交道,在侦破一线摸爬滚打,身经百案,很多本市的奇闻要案经过我们加工都变成为脍炙人口故事、通讯、特写……
? ??

? ? 1984年春,我们一同参加省首届司法行政干部大专班考试,在选拔出来的数百名考生中脱颖而出,在湘潭大学法律系株洲班学习3年。


? ?我比他年长2岁,我找了对象后,他也不甘落后,在认识他妻子前,他先后找了几任女朋友,每新找一位都会与我分享他的幸福和快乐。那年,他经人介绍与财校的一位外地学生恋爱,女孩子适逢放暑假回沅江老家,那个年代,互通讯息只能靠写信,他思念美人心切,满怀愁绪把我拉到河边散步,夏天的傍晚太阳西沉,红霞满天,水天一色,他动情地吟咏:“此刻,我站在湘江之滨,遥想沅江之美……”


? ? 我们曾一同协助市司法局办《株洲法制报》3年有余,从策划、写稿、卖报,印刷,无所不能,立下了汗马功劳。那些曾经快乐的日子,好像仿如昨日。


? ? 我生性愚钝、随性,又不适于交际,一直在分局的基层所队踏步20余年;他聪灵、谦恭,接人待物游刃有余。先从基层分局到市局,从公安再到市委、省委任职,他的工作与生活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但我们之间的友谊一如既往,纯洁如初。


? ? 2005年夏,我孩子高考,成绩超一本重点线,但由于种种原因,录取时间已经过了一个月,就读学校还无着落,我焦急中找他,他二话没说,带着我到省教委的考试院,并找有关大学领导,不厌其烦求人讲好话,终于使事情得到了圆满解决。


? ? 我知道他虽然身居要职,位高权重,却一直有很多贫贱之交,他当工人时的老工友,小学教师,儿时伙伴,昔日同事,只要找上门来,他总是想方设法地给予帮助,从不推诿。他帮助了很多这些没有门路的人的子女就业,帮助解决了他们的后顾之忧,他做这些事的时候,搭进去了很多时间和精力,有时甚至是金钱,但却从不挂在嘴边。他的口碑好,人缘好,许多人在他出事后都为之扼腕叹息。与那些官场上的“官油子”,一旦得道脸上说变就变出事的贪官污吏的态度截然相反。像他这样既拥有很多高朋富友,但又同时与很多社会底层穷人有往来的确实不多见。


? ? 他在省级交通部门领导岗位上整整干了10年,一些人知道我与他的关系的都劝我去他那儿赚点钱弄点儿事情做,我却从未开过口。只因为我们是从青年时代一起成长的,我不想这种纯洁的情感掺杂有其他成份,而这些内心想法也是旁人无法理解的。


? ? 随着他的职级的升迁,每次逢年过节去他老家做客,我看到一幕幕车水马龙的情景,有很多次想开口跟他说点什么,但话到嘴边又咽下。


? ? 30多年来,伟林在我的心目中,最大的成就,不是说他做了多大的官,到达了一个什么层次,而是他的文学才华得到了施展,从小城、小报、小散文,到大刊、大报、大散文,这些年,他先后出版了过6本文化散文着作,洋洋洒洒200多万字,文采照人,广受好评,他的文化散文在文坛独树一帜。他创作的《书生报国》散文集曾荣获2005年冰心文学奖。这些年,他得到了很多,也失去了很多,但写作却从未放弃,即使是出事身陷囹圄,文字成为他狱中度日的最大安慰,他在省委大院内的“吏部”待过10年,官场不可谓不熟,我看过他在狱中用一年时间写得一部官场小说《大河流水》初稿,共约38万字,其构架与文字的张力,尤其是一号反面人物的描写,丝毫不比当红的反腐小说逊色。


? ? 他出事后,坊间有报道称他是言行不一之人,外行当政等等,以我对他的了解,却不以为然,也不足为信。因为我是看着他一步步成长起来的,了解他每走一步的艰辛,一个没有任何背景,一个乡下伢子成长为厅级领导干部,付出的背后可想而知。一个人不能因为一出事,就否认抹掉他所有的过去。他的成长之路映在他每一个时期的文字记录中,他的文字都是心灵的真情流露。寄托了他的理想和情怀和对未来美好的愿景的向往。现在这一切,随着他的出事都付之东流了。


? ?中国社会改革开放30多年,造就了无数英雄豪杰,也掩没了许多成长路上的志士才俊,正可谓:“这是最好的时期,也是最坏的时期;这是智慧的时代,也是愚蠢的时代;这是光明的季节,也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的春天,也是失望的冬天;我们的前途无量,同时又感到希望渺茫。”


? ? 改革大潮,浩浩荡荡,很多人沉沦其中不能自己,人生路上的曲曲弯弯,是与非,对与错,都怨不得别人,必须自己去面对和承担。共产党人是唯物主义者,一个人的好与不好,不是因为他出事了,就一笔勾销,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这才是实事求是的评价一个人的态度。


? ? 我常常怀着这样的心情,度量着自己的人生道路。




《记忆中的鼓浪屿》


老友相聚,我们聊起那年结伴同游的厦门鼓浪屿岛。


在我去过的旅地中,去过了还想再去便是鼓浪屿了。


记得作家赵丽宏有本散文集叫做《记忆中的光和雾》,借用他的题目,写写心目中的鼓浪屿。


一别这个充满诗意的小岛14年了,梦里却常常见到她的倩影!


有人说:去了鼓浪屿,真想埋在鼓浪屿。


那年我同去的好友说,登上日光岩,感动得好想哭!他的话不是言过其实,因为只有鼓浪屿配得上这样的赞美。


只有去过了的人,才能理解这种感动的心情。


在我的记忆中,无车的鼓浪屿不仅有各色各样的人,有海,还有一种雅致和从容。凭栏张望海茫茫的四周,海涛拍岸,渡轮晃悠悠地在两岸码头上来来往往,汽笛声声,那是一种别样的风景!


记忆中,女诗人舒婷就定居在这座岛上,诗人是鼓浪屿的女儿,《真水无香》,记录了老诗人永远年轻的诗魂。


鼓浪屿是琴岛,据说小岛上有2000多架钢琴,最美是夏天的夜晚,小岛像是沉睡在海里的,灯火交错中,琴声低回,仿佛穿越在音乐的殿堂之中。福建省交响乐团的音乐会上,音乐大师们演奏的《鼓浪屿之波》,婉转悠扬的旋律和着海风和海浪,流淌满岛,让人醉在其中,真有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的感觉。


鼓浪屿像是风情万种的媚娘,她的建筑是美妙的,洋楼、海滩、岩石、树木、花草,一步一景,构成一幅幅精美的图片,她的风情是高雅的,既个性鲜明,又时尚火热,那些凝固的音乐,在动情向人们诉说着岁月的沧桑。


我的一位台湾的博友婉儿,她也是住在鼓浪屿,从她拍摄的窗前照片,可以清楚地看见海岩石垒成的幽深花径和闲庭的园子,这是鼓浪屿屋宇特有的景致。


我跟婉儿是从未谋面的新浪博客上的朋友,我们以文会友多年多了,通过博客的交流,我知道她30多岁,个子修长,身轻如燕。我还知道她在鼓浪屿开了家咖啡馆,是那种生意不太好的“好”咖啡馆。


因为我们在各自的文字中对人生和人世间的情感有着惊人的共鸣,所以彼此心靠得很近,这些都通过贴吧文字、留言和纸条,使我在千里之外能够感受得到。


我曾经两次诚邀她来湖湘做客,“千里长沙,万里池塘”。“芙蓉国里尽朝晖。”她也应允了,但一直未能成行,她也邀我再去鼓浪屿,再去感受那里的海风、海浪;去遥望那美丽的基隆港……


忽然间那一天,有关她的文字和图片都忽然之间不见了,我陷入一片茫然,这种状况于她过去也曾有过,那是她有时一两个月不见更新,也不见踪影,但这次是真正消失了,博名也换了,我在惶恐不安中百思不得其解,心中有一份挂念连绵不断,我与另一博友飞扬联系,她说也曾试图联络她,但一直没有回复。飞扬、婉儿,一北一南,是我最为珍惜的两位博友,飞扬,我是见过的;婉君,却不知在何时还能相见。


婉君的文字以清丽、细腻见长,功底深厚。我尤其喜欢她对人的心灵的描写:“一个人不可以总是在恍惚中生活,不可以一昧的为了幻想而活着,生活的真谛其实就在日复一日的平淡中,有可以用生命去爱和去牵挂的自己的骨肉。”在情人节的一篇随笔中,我记得她写过:“满街的人流伴随满街的花海,我在人群簇拥中前行,我不需要什么人送我玫瑰,我知道这街上所有的玫瑰都是我的。 ”


她没有加入任何圈子,博客的点击率已近70万,她的文章不多,篇篇都是精品。


与婉儿的博客交流,给予我文字上很多借鉴和提高,我每次胡捏乱造的诗歌,她都会和唱,她写的诗歌又押韵,又轻盈,让人感觉不失浪漫而又有所顿悟,我是完全不懂诗的,但却非常喜欢她那些诗作,就像一首首从心田里流淌出来的歌。


那天,我做了个梦,与婉儿在鼓浪屿海边的咖啡店相遇对饮,她娓娓道来,我们相谈甚欢,海波的涛声里中,她突然消失了,只见四周海茫茫,我对着灯影倒映的海面,喊了几声 “婉儿!”。回答我的只有呼啸的海风鼓起的阵阵涛声。


想到鼓浪屿,我就会情不自禁地想到博友婉儿。她的那些充满小资情调的文字,我想只有鼓浪屿的海水才酿得如此浓郁。


因为与博友文字联系的缘故,那个远处的记忆中的鼓浪屿不再淡然,一切变得清晰起来。
“登上日光岩眺望,只见云海苍苍。


我渴望,我渴望,快快见到你......。”
美丽的鼓浪屿啊,我什么时候再来你的怀中!


(原载《株洲日报》副刊)



 湘江河畔


清晨,初冬的朝阳,金色的光芒,洒在摇篮中微笑的婴儿脸上,我站在湘江河畔,遥望着浦江之美……


我是微风中的小花,

你就是那轮暖阳,

只有你的灿烂,

我才能露出微笑。

我是蓝天下的鸽子,

你就是那放飞人,

飞得再高远,

却始终盘旋在你的头顶。

我是河床上的沙粒,

你就是那急流,

一个小小的浪头,

把我揽入你的怀中。

我是一名乐手,

你就是那如诉歌者,

没有你的和声,

奏不出悠扬的乐章!

我是天边的云朵

你就是眼前的彩虹

梦幻是遥远的衣裳

缤纷是温度的记忆

我是婴儿的微笑

你就是初升的朝阳

用你温暖的光芒

把我的心儿照亮。



《故乡》


故乡是一首诗

故乡是一支歌

她像羞涩的少年

又像那条苍老的河流

沉思泛起

我常在梦里回到那个

难忘的小村庄

故乡啊故乡

老树古井还有山岗

白云飞牛羊肥

上工钟声把人催

小溪奔流清清弯弯

黄土铺地阳光明媚

生命之树茁壮

故乡像一轮明月

清辉的身影

是盈盈碧水中的白莲

那是我心中最温柔的一朵

故乡像一幅画

写实的风景

是我心中镌刻

痕迹最深的山水图

故乡的土路最难忘

上学途上

故乡的小木桥

踏上田梗过山岗

一眼望到是飘扬的旗

故乡的秋

落叶而纷飞

凋零又灰暗

缺衣少食

疯狂的岁月

娭毑的生日

只有稻谷飘香

故乡是我心中的海

辽阔而深远

思念的路径

直抵心扉

那个叫双塘湾的地方

是我的故乡

(原载《美文与诵读》)


人生如梦,弹指挥间。

岁月如歌,似水流年。

青春易逝,往昔绵延。

功名利碌,已归昨天。

千里云月,波浪粼粼。

虚怀若谷,思齐见贤。

望麓自乐,来日甘甜。

舞文弄墨,醉酒诗篇。




《我退休了》


我退休了,过得不好不坏。

我从前喝酒,但不替别人挡酒杯。

我以前抽烟,但不躬着腰为别人点火。

我喜欢看天空的色彩,

而不看领导的脸色。

老同事老朋友,都对我知根知底,

我愿和他们交心,而不交酒。

酒桌旁的朋友,是酒精浓缩的醉语,

一口干下去,最后又吐了出来。

那些年,我当警察,

口袋里只有起风的时候才能鼓起,

但我有一副铁打的骨头。

站得直,立得正,说话理直气壮,

这些年都过去了,人生还有很多年。





莫鹤群? ?报人

《中国住房公积金年鉴》总编纂

燕山大学特聘研究员


九畹往期经典,点击以下链接直接阅读——

相关文章:

文学本月排行

文学精选